六国三大洲合办2030世界杯FIFA疯了?

国际足联两天前在大会上宣布,2030年世界杯将由西班牙、葡萄牙和摩洛哥联合主办,本届世界杯前三场比赛将在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举行,向百年老球致敬世界杯。

消息一出,全世界震惊。这将是世界杯首次由三大洲的六个国家主办。要知道,2026年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世界杯将首次由三个国家共同主办。其前景仍不得而知,但国际足联迫不及待地宣布2030 年的计划。

这种乍一看似乎“令人发指”的行为,实际上是一场意料之中的足球政治游戏。这一决定会成为世界杯百年历史上最令人满意的情况吗?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火热余味至今记忆犹新。这是属于亚足联的荣耀。随后的2026年世界杯将成为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和北美足联的盛会,由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共同主办。

根据国际足联的“联赛轮换原则”,世界杯的举办顺序应该是非洲、欧洲和南美。

不过,非洲历史上只举办过一届世界杯,即2010年南非世界杯,但那届世界杯耗尽了南非政府的财政积累,南非人民至今仍在为此付出代价。此外,非洲足联这几年过得并不轻松。一次次陷入腐败、金融政治等危机,甚至经历过一段时期的特殊管理措施。

那么,由一个非洲国家来申办被认为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值得一提的是,北非国家摩洛哥一直在申办世界杯,但在2018年国际足联大会上,再次将2026年世界杯的竞争输给了中北美洲和加勒比足联。这是他们30年来的第一次。五次投标失败。

要知道,在国际足联决定将男足世界杯参赛球队数量从32支扩大到2017年的48支球队之前,世界杯就已经进入了联合申办时代,甚至早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

毕竟拥有十多个FIFA标准足球场的国家并不多,而那些达不到标准的国家无论如何也有计划建造足够数量的足球场。从国际足联的角度来看,这只是一句空话。毕竟,尽管卡塔尔财力雄厚,但它却将原计划使用十多个场馆的数量缩减,只使用了八个场馆,其中七个是新场馆。

因此,基于“分担负担、分享爱心”的新口号,非洲可以成为东道主的合作伙伴之一。但谁来担任主持人就成了下一个问题。

沙特动了脑筋——,今年年初,还在担心邻国卡塔尔先发制人的沙特,开始宣传并投入巨资,准备与埃及(非洲)、希腊(欧洲),试图让大家忘记这次轮不到亚洲了。

然而,由于埃及和希腊都陷入财政和政治困境,两个队友都不够好,沙特意识到准备时间不够。他们应该重点改善国内联赛,鼓励更多女孩在家参加体育运动,并建设旅游基础设施。这些正是沙特政府根据其2030 年愿景计划正在做的事情。

那么就只剩下欧洲和南美洲了。对于欧足联来说,世界上最好的球员都在欧洲联赛踢球,欧洲国家也多次获得最终的冠军。此外,欧洲各大媒体几乎贡献了国际足联最大的转播费收入,媒体版权和声誉的需求也成为国际足联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另一方面,2030年将是乌拉圭主办首届世界杯一百周年。在这个时代,里程碑已经成为足球叙事中最重要的部分,而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也充满了浪漫的元素。

但对于这样一场五周内汇聚了47支国家队、总计104场比赛的盛会,人口只有340万(与马德里类似)的乌拉圭显然无法提供足够的保障。

因此,CONMEBOL计划让邻国阿根廷、智利和巴拉圭参与进来。然而,这四个国家都没有令国际足联满意的足球场。改造和重建也将花费大量资金。据信他们曾主办过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世界杯。 2018年奥运会的巴西人深受感动。

但南美人显然不肯放弃这届百年世界杯的噱头。那么他们是如何与欧足联达成这一共识的呢?

南美洲三个国家距离伊比利亚半岛近万公里,横跨整个大西洋,甚至分属南北半球。作为主要组织机构,欧足联在过去几十年里甚至与南美足联发生过对抗,成为世界杯上的一段佳话。然而利益和联手对抗FIFA的威胁却成为双方联手的契机。

国际足联曾考虑将世界杯改为两年一届,这将极大影响欧洲和南美当地赛事的影响力和收入。 2018年以来,欧足联重组欧国联成为针对国际足联的第一枪。随后,世俱杯进行了改组,以推动世界杯的扩容。国际足联与欧足联之间因赛事资源和利益分配而产生的矛盾逐渐升级。

根据欧足联公布的2021-2022赛季财报,财年总收入达到40.5亿欧元,而国际足联公布的卡塔尔世界杯周期财报显示,国际足联总收入为75.68亿美元,其中仅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总投资额为576.9亿美元。一亿美元。仅世界杯一项的收入就远远高于欧足联所有赛事收入的总和。

巨大的收入差距,让拥有优质赛事资源的欧足联和长期以来不愿扮演配角的南美足联选择走到了一起。早在2020年2月,欧足联与南美足联就签署了《谅解备忘录》,规划多方面的合作。其中最重要的是重启“欧美杯”,暂定每四年举办一届。

复赛后的首场赛事名为超级决赛(Finalissima),将于2022年6月1日在伦敦温布利球场打响。新晋欧洲杯冠军意大利与美洲杯冠军阿根廷将上演一场大对决。从下届比赛开始,欧美杯将扩大到4支球队(欧洲杯冠亚军和美洲杯冠亚军)。

此外,2022年,两大洲足协将在伦敦设立联合代表处,为更多交流做准备。经两者协商,从2024年开始,欧足联国家联赛将进行改革。南美洲排名前六的球队将直接参加欧洲国家联赛A级比赛,其余四支球队将参加B级比赛。

两人还考虑恢复欧洲和南美洲之间的洲际俱乐部杯,以与国际足联的俱乐部世界杯竞争。此外,双方还将陆续推出青少年欧美杯、五人制足球欧美杯、女子欧美杯等新赛事。

国际足联显然不愿意让两者就这样“联手”,只能做出适当妥协,带头推动2030年世界杯这项横跨三大洲、六大国家的百年赛事。不仅把它控制的非洲足联纳入这支球队,还给了它最忠实的支持者——亚足联一块巨大的蛋糕,那就是2034年世界杯属于亚洲和/或大洋洲。

有的人高兴,有的人悲伤。根据目前公布的消息,获得2030年世界杯参赛资格的球队包括东道国西班牙、葡萄牙和摩洛哥,以及百年庆典主办国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不过,原本拥有6.5个参赛名额的南美队却抢走了3个直接出线名额。目前尚不清楚前申办伙伴智利将如何回应。其他南美国家能否满意这一安排尚不得而知。

此外,2030年世界杯还将进行独特调整,为参加南美洲百年庆典的球队提供额外、充足的休息时间。这六支球队将休息11-12天,然后进行第二场小组赛。但粉丝们却要承担跨洲旅行的巨额费用。

在国际足联确认2034年世界杯将在亚洲和大洋洲举办后,沙特足协立即宣布沙特有意单独申办2034年世界杯。这也是继6月中旬沙特宣布退出2030年世界杯申办竞争后世界杯的再次开始。主办国比赛。

对于沙特来说,足球已经成为沙特展示改革成果的重要舞台和工具。邻国卡塔尔的成功让沙特更加眼红。

如上所述,2030年世界杯原本是沙特人的原计划,但时机和不合适的队友让沙特选择了以退为进。国际足联显然在中东也尝到了足够的甜头。根据现有的2034 年世界杯,只有沙特阿拉伯有能力在亚洲和/或大洋洲举办这项赛事。

在亚足联范围内,中国可能成为沙特申办2034年世界杯的最大对手。原因并不难分析。首先,世界杯扩大到48支球队后,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在不寻求联合主办方式的情况下提供10个国际级体育场馆的国家。

其次,中国拥有丰富的赛事经验和接待能力,甚至本土品牌也能满足世界杯所需的投资需求。这对国际足联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成为主办国也意味着直接晋级决赛。毕竟,按照国足目前的情况,如果想要参加世界杯,“申办”或许是最简单的方式。

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包括以意大利、希腊和土耳其为代表的地中海联盟,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所在的大洋洲联盟。前三者拥有足够数量的国际足联标准级体育场馆,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发源地,但其劣势在于财政问题和组织能力。

后两者刚刚举办了历史上最成功的女足世界杯,她们的主办球队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男足世界杯庞大的观众规模以及地理因素带来的旅行费用让他们无法参加本次比赛。未考虑的因素。

另外还有中亚联赛和东南亚联赛。体育场馆数量和经济实力达不到一定标准的联赛无法对沙特产生太大影响。

最终,国际足联正式启动了2034年世界杯的申办程序,但提交申办意向书的截止日期是2023年10月31日。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包括中国在内的几个潜在竞争对手都没有正式宣布。申办意向,这导致沙特有可能成为国际足联指定的下一个主办国。

毕竟,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可以让球迷避免在场馆之间进行长途旅行。出租车、公交、地铁均可到达一个城市的所有体育场馆,一日观看三场比赛也是史无前例的。

国际足联是否会在利益驱动下做出更大的改变,我们只能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