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米兰悲壮倒下:意料中的结果 意料外地残酷

对于这一夜的伊斯坦布尔,奥尔罕·帕慕克的书名《我的名字叫红》已经不再适用。18年前的那场决赛,对阵双方的主色调都是红色,大耳朵杯上缠绕的红色丝带,也成了AC米兰球迷们的痛苦回忆;18年后的今天,天蓝和蓝黑在看台上交融,蓝黑拥趸在数量上略占优势,这也一如本场比赛的实际场面。遗憾的是,歌声更嘹亮的一方未能迎来庆典,踢得更出色的球队未能取得胜利。国际米兰最终屈居亚军,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过程比想象中的要残酷得多。

赛前的阿塔图尔克球场进行了热烈的决赛开幕式。焰火照亮了阿塔图尔克球场的天空,灯光秀很快结束,只留下浓重的硝烟味,迷雾笼罩着球场,加剧了决赛的紧张情绪。欧冠主题曲的旋律,也变成了钢琴演奏,琴键敲下如同巨大的雨滴,庆典又似乎有点过长,比赛伴随着这样的琴声开始,营造出有些诡谲的戏剧感。

多幕剧的第一个主题是战术。哈兰德的左脚劲射飞向天空,在真正意义上为这场比赛吹响了开场哨,好在阿塔图尔克的场边区域非常广阔,球迷们完全不必担心被皮球击中。国际米兰在开场后,并未如一些战术家预测的那样进行严密的人盯人,巴斯托尼和达米安极少主动上抢,他们更喜欢被动地等待德布劳内和京多安压上进攻;恰尔汗奥卢和巴雷拉也没有对曼城的后腰进行逼抢,这在一定程度上源于瓜迪奥拉做出的重要变化:斯通斯大量拉边,实际上扮演了一个右前卫的角色。

斯通斯和贝尔纳多·席尔瓦轮番在边路持球,迪马尔科显得相当稳健;格拉利什在另一侧尝试了几次突破,邓弗里斯没有给他太多的机会。有些平淡的开局过后,第二幕戏入场,主题:变化。德布劳内在第36分钟因伤被福登换下,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曼城的进攻质量(他在下场前为哈兰德传出妙到毫巅的直塞球);国际米兰靠规整的防守,让曼城的进攻变得混乱,而在顶过前55分钟之后,小因扎吉做出换人:卢卡库替下哲科!这一瞬间,蓝黑世界感受到了一种美妙的直觉:捧起大耳朵杯不再是幻想,而是切实的可能。

卢卡库登场两分钟后,国米与进球擦肩而过。曼城防线出现低级失误,劳塔罗在禁区内小角度直面埃德松,但他的射门过于循规蹈矩,被巴西门将挡出。劳塔罗未能在决赛场上展现出撕碎对手的果决,浪费机会的国米反过来被惩罚。第三幕剧:命运。曼城开出角球,皮球来到点球点附近,西班牙战舰罗德里轰出火炮,君士坦丁的蓝黑色城墙轰然倒塌。

很显然,在一场双方都无法从技术层面压倒对手的对决中,命运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1.75米的迪马尔科尝试头球两连击,第一次击中了横梁,第二次则被队友拒绝——还是卢卡库!三年前科隆的噩梦重现,但这次的赌注更沉重。两度与进球擦肩而过,中间又夹着丢球,国米的节奏短暂地出现了混乱,随后马上重整旗鼓。戈森斯替补登场,小因扎吉打出最后一张底牌,国米也在终场前再次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机会:卢卡库门前的头槌!这一次,埃德松用腿将皮球挡了出来。

劳塔罗在赛后表示,或许巴西门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扑出的这个球。这话是不是在哪里听过?没错,2005年的杜德克也有过类似的超验经历。伊斯坦布尔是座有魔力的城市,可这种魔力似乎从来不会青睐米兰城的球队。最终,欧冠决赛连续第四年以1比0的比分结束,诺伊尔,门迪,库尔图瓦和埃德松——四名冠军队的门将,在四场决赛中先后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欧冠这项赛事的历史上,在这项赛事的历史上,这一角色或许从未如此重要。

国际米兰输掉了比赛,然而作为意大利足球的形象代表,他们交出了一份非常杰出的答卷。小因扎吉的球队在比赛上半场踢得极其冷静,在比分落后时则展现出了奋力一搏的强烈决心,整场比赛创造出了比对手更多的机会。尽管没有人怀疑曼城是本赛季欧洲综合实力最强、状态最好、最具统治力的球队,但在面对如此可怕的对手时,国米做得比此前的拜仁和皇马要好得多,这样的表现值得人们脱帽致敬,也为国米带来下赛季重新出发的勇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